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将上龙榻:杀手俏医妃

将上龙榻:杀手俏医妃

主角:帝染轩,暮无颜 作者:花小冉冉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0-30 18:41:35

作者花小冉冉的小说《将上龙榻:杀手俏医妃》主要讲的是:小翠高兴地嗯了一声,就跳着下了马车。无颜揉揉额头,她不喜欢笑,只是,小翠是以后要陪伴她很久的人,似乎应该对她好一点。过了一会儿,小翠红着眼眶跑回来:“王妃,他们太坏了就给了一碗冷面。”无颜淡淡冷笑,刻薄她这个儿媳,慕容贵妃能得到什么好处呢?想来,慕容贵妃还不至于这么蠢,大概是底下人捧高踩低惯了。“拿来我看看。”无颜淡淡地道。小翠含着眼泪将冷面端到无颜面前揭开。
展开全部

18-琉璃兔

最后只丢了一句:“算你狠,小安子,我们走。”

他走出去后,是一路上踢着所有的盆景气冲冲地离开的,以至于下人们马上又开始议论纷纷了,嘿,王府这热闹,自从王妃进来后,每天都跟演戏似的,还不带重样的。

只是到了自己的书房,帝染轩一脸狡黠地道:“不去春红楼就不去春红楼,反正,爷还有夏红楼,秋红楼,冬红楼,哈哈,爷正好也觉得那个春红楼的头牌也不过如此,浪费爷花费那么多钱在她身上,小安子,明日我们换个地方吧。”

小安子:无论如何,总觉得殿下在作死啊。

过了几日,帝染轩果然将那王管事赶走了,暮无颜也并没有说插入自己的亲信,而是让帝染轩再选一个人出来做管事。

可气的是,帝染轩这次是靠抓阄抓到的人,不过,无颜考察了一番,惊奇地发现,这个人还真是挺适合的,帝染轩这么烂还能好端端地过得这么滋润,难道是因为其实他运气逆天?

这晚,月黑风高,春红楼的头牌接客一天,疲惫地推开自己的闺房,却看到一个黑衣人正背着手站在窗前。

月红的脸微微一凛,刚刚的疲惫瞬间消失,而那春波乱颤的眸子也忽然变得凌厉严肃:“殿下!!”

黑衣人慢慢转身,赫然正是帝染轩那种俊美不凡的脸,只是浑身的其实不再是懒散的犹如一条根本立不起来的蛇一般,他浑身上下都散发这一种危险的气息。

“以后春红楼不再适合我们联络的地点了。”帝染轩缓缓道。

“殿下——”月红娇躯一颤,眸中闪过一丝紧张道,“是不是我们这里被太子或者三王爷盯上了?”

帝染轩摆摆手,冷冽的眸中忽然闪过一丝戏谑,道:“不要紧张,并不是因为他们,当然,春红楼还是我们的据点,不过如果我要找你,会让小黑通知你。”

听到帝染轩这样说,月红紧张的神色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她细思了一下,道:“殿下,你既然已经娶无颜将军为妻,以无颜将军的手段,要是得她帮助,这太子之争,说不准我们可以笑傲到最后。”

听到月红说起暮无颜,帝染轩冰冷的俊脸浮现出一抹笑意,他摇摇头:“暮无颜这人太冷太高傲,很难驾驭,再者,她这样高傲的人,又怎么会看上我这个纨绔皇子。”帝染轩自嘲地说道。

月红不服,嘟着嘴,道:“那只是俗人的看法,殿下的风采更胜太子和三王爷百倍,我看着无颜将军也是个俗人!看轻了我们殿下,要不是陛下……”

“够了,月红!”帝染轩忽然厉喝一声,深邃的眸子中射出了冰寒冷冽的光芒,帝染轩周身竟散发出一股逼人的气势。

月红脸色大变,连忙跪了下去,道:“殿下,是我妄言了,请殿下责罚。”

看着跪下的月红,帝染轩的脸色逐渐转和,他淡淡道:“下次谨记,若再犯,决不轻饶!”

“是。”月红的脸色这才变得好看些,站起来时,后背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这些年,我虽然装出一副纨绔的样子,但帝玄和帝天南依旧不放心,居然还时时刻刻盯着我。”帝染轩冷哼一声,唇角轻抿,露出一抹嘲讽的笑。

“殿下,要不要我们……”月红眸中闪过一丝阴狠之色,用手在脖子比划了一下。

“不用,留着那些眼线我还有用,况且,这些眼线自有人处理。”帝染轩轻笑一声。

帝染轩脑海中浮现出暮无颜那张冰冷绝艳的脸庞,至于那个阿娇,虽然对他千依百顺,不过帝染轩心中如明镜一样透亮,此人正是帝玄他们派来的眼线。

“这些日子,没有我的命令,就不用来见我。”帝染轩瞥了一眼月红,颀长的身躯飘然朝窗外纵跃,几个起落,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翌日。

帝染轩站在王府门口,伸长着脖子,一脸期盼地朝外面张望。

“王爷,您这是在盼什么呢?”小安在身旁陪了很久,见帝染轩一直保持这样的动作,很是好奇。

帝染轩瞥了小安一眼,得意道:“自然是好东西,听说过琉璃兔吗?”

“那是什么,兔子吗?”小安挠挠头,显然第一次听到这种兔子。

“一种很奇特很名贵的兔子,简直就是千金难求啊,要不是爷我下手快,还抢不到呢。”帝染轩很是得意地说道。

“那还不是兔子嘛……”小安小声地嘀咕道。

不过他的声音虽小,还是被耳尖的帝染轩听到,他勃然大怒,在小安头上弹了一个爆炒栗子,道:“说你无知,还真是无知。那些普通的兔子怎么能和琉璃兔比呢?琉璃兔身上没有一根杂毛,更罕见的那些毛发如同琉璃一样,晶莹闪亮。琉璃兔比金银首饰值钱多了,现在京城中,贵妇无不以豢养琉璃兔为荣。”

“可王爷你是一个男人啊……”小安子轻声低估道。

想不到堂堂一个七尺男儿,却学那些贵妇人,养这种长毛玩意,王爷,你能不能再失败一点呢?

想到这,小安子就悲从心来,其他王府的贴身下人,哪个出去不是威风凛凛、高人一等?唯有他,出去不仅耍不了威风,还要被人取笑。

人比人,气死人呐。

“你是不是想说爷我很娘,我打死你这个目无主子的小奴才。”帝染轩眼睛一瞪,右手狠狠在小安子后脑勺上来了一记。

小安子虽然被揍,不过神色并不很害怕,他也算是吃透了帝染轩的脾气,王爷的虽然纨绔了一点,但对下人还是不错的,打人也只是打打皮肉,从不会往死里打。不像其他府里的下人,虽然在外面威风的很,但稍一触了主子的意,轻则重章,重则丢了性命。

大概,这是帝染轩唯一值得称赞的地方吗,小安这样想着。

“王爷我这么爷们,怎么可能那么娘呢,知道吗?我费尽心思买来两只琉璃兔,是送给王妃的,怎么样,王爷我很温柔吧。”帝染轩脾气来的快,散的也快,打完小安子后,又洋洋得意起来。

“是送给侧妃吗?”小安子摸着后脑勺,问道。王爷对王妃怕的紧,躲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费尽心思讨好她呢。

“这下你错了,我是送给王妃的。”帝染轩眉开眼笑,道,“女人嘛,就应该有个女人样,整天舞剑弄枪的,像什么样子,就应该养养宠物,逗逗鸟什么的。”

“来了——”帝染轩看到一辆马车朝着王府奔驰而来,登时精神一震。

马车速度很快,不一会就来到门口,马车中钻出一个青帽小厮,手里拎着一个笼子,笼子里趴着一对手掌大的兔子,那兔子很奇特,双眸如红宝石般,身上的绒毛如琉璃一样,璀璨闪亮。

小安子看到后,也不禁喜欢上这对琉璃兔,更别提那些喜欢豢养宠物的女人了。

帝染轩喜滋滋地拎着兔笼,顺手给了小厮一点赏钱,然后嘴里哼着小曲,转身朝屋子里走去。

小安望着喜滋滋的帝染轩,回头又看了看,眼见青帽小厮要钻井马车里,便凑上去,问小厮:“我们主子花了多少钱买了这对琉璃兔啊?”

小厮看了他一眼,道:“不贵,一千两。”

“什么,一千两!”小安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现在王府库房空虚,昨天王妃还在犯愁,怎么开源节流呢,毕竟王府上上下下,还有这么多人要养。谁想到,王爷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会一千两买这一对观赏用的兔子。

败家啊!

小厮很鄙夷地看了小安一眼,不屑地道:“这还算便宜的,要知道琉璃兔是有价无市的,有些人有钱还买不到呢。要不是二王爷是我们的老主顾,并死乞白赖地在老板那求了半天,老板还不卖给他呢。”说完,小厮不再理小安,钻进马车,扬长而去。

小安子只觉得头上直冒青烟,要是让王妃知道王爷这幅德行,天知道会怎么惩罚二王爷呢。

二王爷,你不是自诩风流倜傥,最懂女人心的嘛,怎么会出这种昏招呢?得,我看你自求多福吧。小安子耸搭着脑袋,垂头丧气地走进了王府。

然而,等帝染轩兴冲冲地扑到东院的时候,却发现无颜不在。

“她去哪儿了?不待在家里等待夫君回来,疯跑什么?”帝染轩不悦地道。

福伯躬身道:“二王爷,是这样的,今日贵妃娘娘病了,召了王妃去侍疾。”

“侍疾啊?”帝染轩站起来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嘴角勾起一丝邪笑,“正好,我也去宫里找父皇要点银子,我府里的银子不够花了,嘻嘻。”

福伯闻言欲言又止,见帝染轩一脸兴冲冲地大步出门他只能最后叹了一口气,沧桑的脸上带着难过和惋惜。

19-侍疾

此时,无颜的轿子已经到了贵妃的凝香院,帝染轩虽然对她各种虐待,但是,给她备用的轿子竟然十分宽敞和舒适,无颜靠着竟然睡着了,只有丫鬟翠儿靠近的时候,她才猛然睁开双眸,眸中一片清醒警惕,看不出一丝睡意。

翠儿吓了一跳,愣了下,这才怯生生地道:“王妃,我们到啦。”

“你去叫门。”无颜坐直,整理了下发髻,黑色的云鬓上,随意但是错落有致地插着几支金簪,因为进宫,为显得隆重,还加了支步摇,更衬托得她云鬓花颜,冰冷中带着难以言语的几丝美丽。

翠儿却敲门,看门的宫人却冷冷地道:“娘娘还没有醒,已经吩咐,只要不是皇上,其他人都先回去明天再来。”

翠儿闻言,气得腮帮子都鼓了起来,走回到马车里道:“王妃,明明是贵人娘娘让人传旨说她得了病,让我们立刻来侍疾的,怎么现在又变成明日再来了呢?”

无颜在心里冷笑了几声,这是想每天折腾她一趟吧,宫里的女人,真够无聊的。

“你去问问,明日来的话,是几时,给个确切的时候。”无颜淡淡地道。

翠儿闻言又去了,回来却更加生气,小包子脸都涨红了:“那人说他不知道。”

无颜就知道会这样:“那你跟他说,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等贵妃娘娘醒了再说。”

“是,王妃。”翠儿再次去和那宫人说了,那宫人的脸色立刻就不大好,翠儿见他有些慌张地让人去里面报信了,这才转身回来禀告无颜。

无颜懒洋洋地靠着马车,看在马车还挺舒服的份上,她就再多等一会儿,今儿个不得准信,她就赖在这里了,晚点是不是可以找皇帝老头蹭饭?

不然,如何显得她的确贤良淑德,孝顺母亲?

里面慕容贵妃闻言,气得一把抓下额头的锦帕,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她怎么能这么无耻?还敢死皮赖脸地留在我的门前?!”

一旁阿娇也气得要命,这个折腾无颜的方法可是她想的,目的就是折腾无颜每天跑来跑去,就没办法看管帝染轩了,这样,她才有机会勾引帝染轩,让他跟自己圆房啊。

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来这一套。

无颜在这里呆得久了,必然引人注目,到时候皇上知道了可就不妙了。

果然,慕容贵妃也着急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糟糕了,上次林嬷嬷下毒一事,皇上本来就怀疑本宫,若是这次本宫装病的事情又被皇上知道,那,他肯定就会更加认为本宫生性狠毒,不能容人了。”

阿娇见慕容贵妃看她的眼神也有些不善,分明是责怪的意思,不由得心里一凛,只好道:“那,那不如先让她进来?”

该死的,这次的计谋恐怕又失败了。

但是,慕容贵妃闻言更烦:“我不想看到那个贱人,上次她给我的羞辱我现在可还记得很清楚,哼,如果她这次还做出什么事情来——我颜面何存。”

阿娇这才明白,原来慕容贵妃其实是有些怕无颜的。

“阿娇,不如这样吧,你来见无颜,就给她推说我病了,不见外客,让她先回去吧。”慕容贵妃烦躁地道。

阿娇暗暗叫苦,她也怕暮无颜折腾她好么?

“姑母,不如,让殿下来吧,教训妻子不是夫君的责任么?再说殿下毕竟是男子,身边高手如云,暮无颜要是敢放肆,我们就治她一个忤逆之罪!!”阿娇说着,眼底充满了的期望和一丝狠毒。

暮无颜,殿下可是你的夫君,你敢在宫里对皇帝的儿子无礼?看皇上不杀你全家!

“好,说得好,阿娇啊,还是你聪明懂事,本宫让染轩娶了你,真是个聪明才选择啊。”贵妃看着阿娇的眼神,又恢复了慈爱,还伸手拉着阿娇的手,开心地拍了拍。

阿娇娇羞地道:“无论阿娇有没嫁给染哥哥,阿娇都会誓死保护姑母的,姑母,阿娇只想好好孝顺您。”

说完,她一副小女儿情态地投入贵妃娘娘的怀里,两个人一派亲情浓烈的样子。

无颜再次睁开清冷的双眼,发现已经天色昏暗了,对面的翠儿鼓着包子脸,睡得呼呼的,但是,当无颜刚刚一睁眼,她就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小姐,喔不对,王妃,您醒啦?”翠儿小心翼翼地道。

太可怕了,她刚刚睡梦中梦到一头可怕的孤狼,正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吓得她差点魂飞魄散。

醒来看到小姐,不,王妃的眼神,她差点哭啦。

无颜勉强笑了一下:“我肚子饿了,你去让冷凝宫里的人送点吃食出来。”

小翠愣了愣,刚刚王妃笑了?笑得好勉强,但是好漂亮,她只是想安抚小翠让小翠不怕吧。

小翠高兴地嗯了一声,就跳着下了马车。

无颜揉揉额头,她不喜欢笑,只是,小翠是以后要陪伴她很久的人,似乎应该对她好一点。

过了一会儿,小翠红着眼眶跑回来:“王妃,他们太坏了就给了一碗冷面。”

无颜淡淡冷笑,刻薄她这个儿媳,慕容贵妃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想来,慕容贵妃还不至于这么蠢,大概是底下人捧高踩低惯了。

“拿来我看看。”无颜淡淡地道。

小翠含着眼泪将冷面端到无颜面前揭开。

没想到的是,这个冷面却带着一股诱人的香味,无颜愣了愣,惊讶不已。

再低头看那碗面,上面盖着诱人的火腿,青翠的黄瓜丝还有油汪汪的面筋,面条细而柔韧,整个碗里,还有一股猪油的香味。

好饿啊。

无颜的眸子微微睁大了一点,接过面条尝了一口,整个人都满足地轻哼了一声,太好吃了。

身为杀手,自然应该无欲无求,更不会为美食所左右,也不知道是因为她身份换了,还是这碗面实在做得太棒,无颜竟然感觉身心都舒畅了起来,竟然一口气将那冷面吃了个精光。

这才看向翠儿,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你是不是也饿了?”

翠儿闻言,受宠若惊地瞪大了小兔子般的眸子,拼命摇手:“不,不,奴婢不饿。”

咕噜——

一声响声,羞得翠儿低着头满脸通红,恨不得有个地洞让她钻进去。

都怪那个冷面,做得太香啦。

无颜的嘴角又几不可见地勾了一下:“是谁做的?你让她再给你做一碗吧。”

想了想,她从怀里取出一片金叶子:“这算做给那位厨娘的赏赐。”

翠儿闻言,接过金叶子开心地朝着无颜道谢,然后补充道:“是一位中年妇人,好像是厨房里的杂役,叫做刘妈妈,厨房里的其他人都不理翠儿,还是她听说是王妃饿了,所以给临时做的。”

“刘妈妈。”无颜默默地念了遍,柔声道,“替我转告刘妈妈,她做的面真好吃,是我平生吃过最好吃的。”

其实无颜没有说的是,这面里,莫名给人一种温暖的怪怪的感觉,她很喜欢。

“是的,奴婢这就去。”翠儿欢喜地跑开了。

无颜等了会儿,没等来馋嘴的翠儿,倒是将帝染轩等来了。

他几天依旧是衣饰华丽,面容俊美,一派风流。

不过,他的袍子微微有些发皱。

暮无颜仔细看了看他的那几条褶皱:“你怎么来了?”

“什么你啊你的,要叫我殿下或者夫君,以为你还是在外面打仗?那么粗俗。”帝染轩本能地嫌弃。

无颜的冷眸一转,帝染轩身子抖了抖,只能冷哼一声,小安子捂脸,一点都不想承认这是他的家主子。

无颜道:“是母妃叫你来的?”

帝染轩郁闷地道:“我差点就找父皇要到银子了,都是听说母妃病得严重,所以我就匆匆赶回来了。”

一边说,还一边一脸的惋惜。

无颜嘴角抽搐了下,再次看向帝染轩衣服上那几道褶皱,原本她以为这家伙是来宫里和哪个女人鬼混才弄的,现在她想,不会是帝染轩去找越王撒泼打滚,这才弄得这般狼狈吧。

“哎,我找父皇要次钱容易么?”帝染轩还对于无颜嫌弃的眼神,毫无所觉,继续抱怨。

无颜忽然和小安子有了同样的感觉,自己怎么就嫁给这么个货了呢?

哎,悔之晚矣。

她下了马车,正准备和帝染轩同时进入冷凝宫,忽然帝染轩扯住她的袖子,皱着鼻子嗅了嗅。

“什么味道?好香啊。”帝染轩的脸上有些兴奋,眼神里甚至有种迷醉的情绪。

无颜当时就翻脸了:“二王爷!!”

她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面蹦的,很想揍人,只是现在时机不对。

帝染轩似乎也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但是,他偏偏有种不怕死的执着:“你刚刚是不是偷吃了什么东西,这么香?”

无颜这才想起那碗,让她唏嘘不已的冷面。

此时也微微感到尴尬,竟然王爷和王爷妃,在宫门前,因为一碗冷面讨论个没完。

无颜冷哼一声,甩开帝染轩,但是,帝染轩今天却是特别执着,不抓她袖子改抓住她的手腕,无颜忍了一下,这才没有因为本能,直接将这家伙的爪子拗断。

小说《将上龙榻:杀手俏医妃》 第18章 琉璃兔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盈秀酱吖点评:

《将上龙榻:杀手俏医妃》这部小说让我们在跌宕起伏的故事背后领悟到人性的复杂与尊严,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