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凤王:我在古代等着你

凤王:我在古代等着你

主角:云离,凤妹 作者:漠情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2-09 13:44:18

作者漠情给大家带来了《凤王:我在古代等着你》的主要情节:那个少女几乎天天过来看我,偶尔那个少年也会用奇怪的眼神站在门口看着我。有时睡觉的时候感觉有人抚摩我的脸,这个地方不会也有鬼怪吧!那个小姑娘现在趴在我旁边鬼灵精怪的看着我,凑到我耳朵边说到:“我觉得我哥哥他喜欢上你了,好几次我看到他眼睛不眨一下的看着你睡觉。你会不会嫁给他做我哥哥的老婆。”天那!我看着她,怎么说出话来比我还惊人。她咯咯笑着站起来认真看着我:“那你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哥哥。”
展开全部

凤王:我在古代等着你: 绝美冥王(3)

半夜听到隔壁传来奇怪的声音,云离从地上做起来,为了安全我和云离住在一间客房里。我抱起床上的小孩两个人推开门,看到隔壁的房间有微弱的灯光.

我和云离用唾液沾湿了窗纸往里面看去,房间里摆放着很多死人,一股浓浓的血腥气。那个胖掌柜正趴在一个死人身上吸着血,两眼放着蓝光。被他吸过血的死尸脸色变的异常,两颗尖牙从嘴里张出来。浑身起了一层绿毛,这是诈尸的前兆。

胖掌柜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瓶子,对着僵尸的嘴吸黑色的东西,碰到女尸就对着她的身体吸走白色的魂魄。突然最后一个张满白毛的死尸睁开了眼睛,从地上弹了起来。我大吃一惊,绿毛的僵尸很常见,但白毛的僵尸就很少有了,这东西可很难对付。

他一把抓住胖掌柜的身子在脖子上咬了一口,夺过胖掌柜的白瓶子一口倒在了嘴里。胖掌柜嘴边呲着两颗尖牙,两眼放光,张开双手冲僵尸扑过去。一个是死了的僵尸,一个是活着和僵尸差不多的怪物。但胖掌柜毕竟是半活着的人,气力不足。

他现在脸色灰暗,气喘吁吁松开白毛僵尸。两只眼睛恶狠狠的盯着他,突然扑上去咬了白毛僵尸一口,嘴角淌下一堆黑血。僵尸大怒张开双手扑向胖掌柜,吓的胖掌柜转身就跑。僵尸在后面狂追,我和云离快步跟在后面。这个胖掌柜的收集这些东西大有问题,碰到了怎么也要把他除了,否则这里的村民就没有活路了。

看他窜进镇子的一间老房里,那个跟在后面的僵尸却怪叫一声,像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不再追赶胖掌柜转身朝南蹦达走了。我和云离对视了一眼,房间里透出阴暗潮湿带着发霉的味道。我看到里面有一个奇丑无比的女人在哈哈大笑,她后面站着几个僵尸。

胖掌柜战战兢兢的的站在旁边:“不是我不给您老送僵尸,是有一个死尸他诈尸了,他也太厉害了。”指着自己脖子上的伤口:“我都让他咬了好几口。”那个女子狠狠的瞪视着他:“没有用的东西,我再有几个就可以大功搞成了,就能恢复以前的容貌了。”

一把抓住胖掌柜的衣领:“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再去多抓几个人来。”胖掌柜吓的做在地上,脸色苍白。女子阴沉沉的看着外面的月色,眼含怨恨:“都是她害我成这个样子的,我一定要杀了她,我都快等不及了。”说完哈哈大笑,声音如鬼哭狼叫,面目狰狞。

手指着胖掌柜对那几个僵尸命令到:“你们跟着他去,再逮不到人就把他给我吃了,这样的废物留着也没用。”胖掌柜擦擦脸上的汗水,领着几个僵尸走出门。

我和云离隐身在屋外的荒草里,那几个僵尸走到我们身边停止了蹦达,好象闻到可疑的味道站住不动了。云离从我旁边站起来向门口跑去,几个僵尸立即掉转了方向去追赶他。我知道云离是为了引开他们,好让我脱险。

我闭住呼吸,里面的女子好象听到了动静。趴在地上一眨眼竟变成了一个人皮怪物,我惊讶的差点叫出声来。后面有人捂住了我的嘴,是他,绝美的面容,幽深的眼神,白色的锦袍。他拉住我的手,拖着我走出院子。却没有看到那个怪物在后面的冷笑声。

月光下他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他看着我手抚摩上我的脸,眼神里一片迷茫:“我觉得你对我来说那么熟悉,可我又不记的以前在那里见过你。”

我看着他的脸,觉得他和冥王的模样不太一样。难道他不是,或者他转世投胎所以模样不一样了。我看着他的脸,认真的对他说:“你怎么知道我的血对你复活有用。‘他的手搂住了我的肩膀,眼里有痛苦的神色:“我一定见过你,每次看到你我的心都好痛。”他痛苦的捂住头:“可我真的记不起来了。”他抬起头来,眼里又恢复了平静:“你今天看到的事就忘记吧!再看到它,要躲的远一点,不然连我都救不了你。和你换血是它叫我来找你的,它说你的血可以让我复活。”

我惊恐的看着他:“你认识那个怪物。“他点点头:“它是我活着的时候养的一个宠物,它以前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是一只身上长满白色绒毛的小怪物。有一天它跑到宫里就不走了,每日陪着我。我死了以后它为了让我复活,才变成现在的样子。”说完他眼里全是悲伤。我没有想到他会是这个怪物的主人。

他眼睛怜惜的看着我,低下头去亲我的脖子。我想起云离的话,眼睛闭上了,泪流了下来。他这次比已往更加贪婪的吸着我的血,我感觉到自己变的越来越虚弱。忍不住做到了地上,他松开我的身子。盘腿做在地上,我看到他浑身散放着耀眼的红光,一股红色的血液在他脸上来回走动。

我强撑住自己的身子站起来,假如我真的前生欠过他,今生也偿还了。他突然睁开眼睛痛苦无奈的看着我:“为什么不行,为什么不行。”看到他的模样,我扑上去抱住他,他抓住我的手痛恨道:“一定是她封住了我的真身,可我自己为什么找不到。”他的泪流了下来,我心痛的厉害。看着他痛苦,不如让我来承受。

我抓住他的手,着急的看着他:“你的真身会在那里,衡王墓吗?”他站起来满脸的迷茫:“我要去找,我要去问她。”他搂住我,眼泪流了下来:“好象有一个好重要的人,可我记不起来了。我一定要找到我的真身,然后去找他。”我的眼泪流了下来,假如你真的是冥王的话,难道凤王就真的值的你这样去爱吗?不管变成什么样子,心里还是没有办法忘记她。

他松开我的身子,嘟囔道:“我要去找她问清楚,我要去找她。”转身就跑。我大声的叫他,他都听不到。我擦了擦眼泪,慢慢的走出小树林,做在悬崖边上看着天上的月色。一半被乌云遮住,阴沉沉的透着邪气。我看看怀里的小孩睡的正香甜,手抚摩着他的脸蛋,叹息到:小多好,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什么烦恼都没有。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阵冷笑声,带着得意和怨恨。我回头是那个人皮的怪物,它得意洋洋恶狠狠的看着我:“我早就想杀你了,等这一天我等了一千年。”我抱紧怀里的孩子,满脸仇视的瞪视着她:“是你杀了我爷爷。”她哈哈大笑:‘那个老家伙早该死了。“我拔出腰间的匕首,却感觉浑身无力。她阴森森的看着我:“你换了血已经没有仙缘护体了,我要把你和这个小孩吃了增加我万年的道行。”

我勉强支撑着身子站起来,看着她:“你为什么那么仇恨我,我好象和你没有什么冤仇。”她的眼神变的疯狂起来,用手指着我:“都是你,都是你。”她眼里掉出泪来:“我每天看着他,都希望自己快一点变成人形,就可以永远和他在一起了,那知道……、眼睛恶狠狠的看着我:“他碰上你就全变了,不但为你损失了千年的道行,还用鲜血使你复活。

我都跟了他五百年,还不如他刚认识一天的破鸟。”我惊讶的看着她;“你说衡王真的是冥王。”她冷笑的看着我:“他为了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说我该不该恨你,”她哈哈大笑:“不过一切都要过去了,只要我吃了你手中的婴儿就可以恢复容颜,就可以和冥王永世长存。你就别想再勾引他了,他已经被我封住了金身,再也不会记的你这个贱人了。”

我惊讶的看着她:“你喜欢她为什么还要封住他的金身,你这是爱他吗?你不知道你这样做让他多痛苦,”她怨恨的看着我,嘴角挂着冷笑:“谁让他这样了还记的你,我不封住他的金身,这么多年我的努力就白浪费了,我不会便宜了你。虽然他不能再做回冥王,但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其他的我才不在乎。”我摇摇头,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么不讲理的女人。

看着她一步步朝我走过来,难道前世的冤孽一定要今生偿还吗?我死了不可惜,只是这个孩子辜负了老和尚所托。我擦擦眼别的泪,神情悲愤的看着她:“只要你答应不伤害这个孩子,我可以答应你不再去见他。你要是能放了冥王的金身,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她哈哈大笑:“你以为我是傻子,他恢复了金身,重新做了冥王。那他前世的记忆也就恢复了,到时他还是会想起你。他还会听我的吗?到时候就算你在地狱十八层他也能找到你,你就乖乖的去死吧!别想着再和他在一起。”我一步步往后退,看着后面的悬崖,再看看她血红的眼睛透着恶毒。转身跳了下去,让她吃了就没有一点活路了,这样还有点希望。

凤王:我在古代等着你: 再续蛇缘(1)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的头好痛。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站着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花白的胡须,一身黑色绣着蛇形的衣服,额头上也带着蛇形的印记,头上盘着一条用银子制成的小蛇。我想做起来,却感觉浑身像刀割一样痛。那个老者扶住我:“你身体被石头刮伤了,我已经给你上了草药,你要好好的休息。”我环视四周是一间用木头和茅草搭制的房子,墙上挂着用木头雕刻的蛇形,下面摆放着供桌和水果,还有一张四方的桌子,上面摆放着陶罐和茶具。

我看向老者:“老人家我是在那里。”他含笑的看着我:“姑娘是有缘人,我们这里已经有上千年没有陌生人来过了。我们祖先从秦朝开始就避世在这里,因为我们已蛇为图腾,有人叫我们蛇族。姑娘要问我这是那里,连老人家我也不知道。“

我奇怪的看着他,他哈哈大笑:“我们族人从来到这个地方开始就再也没有出去过,刚开始还有外面的人无意闯进来。那知道他们看到我们山谷的宝物就抢夺杀人,多亏了蛇王的庇护,赶走了他们。并且在周围布置了法术,我们才算安定下来。所以姑娘能穿破重重魔瘴来到我们这里,才会让老夫奇怪,也算有缘人。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惊慌的问老者:“老人家有没有看到我怀里的孩子。”老者摇摇头:“我只看到姑娘一个人倒在花丛里。”我眼泪流了出来,他不会是让那个人皮怪物吃了吧!老者摇摇头叹息道:“生死造化乃天命所谓,姑娘也不要太伤心了。”我擦擦眼泪点点头,看来也只能尽快的养好伤出去寻找他。

一个身穿黑色绣着蛇形衣服,面色红润的小姑娘跑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碟菜两个馒头:“爷爷她醒了吗?”看着我睁着眼睛高兴的看着我,眼神清澈透明。过来趴在我身边:“姐姐你好漂亮。”我被她说的脸有些红了。

“妹妹你在那里?”外面传来脚步声。小女孩冲我扮了一个鬼脸:“哥哥你快进来,爷爷救了一个外面的人。”

有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斜披着一片色彩斑斓的豹皮,手里拿着弓剑。皮肤黝黑发亮,眼睛明亮幽黑,面孔俊美异常。他眼睛盯着我露出奇异的光彩,我被他盯的不好意思了,转过头。那个小姑娘调皮的拖住他的手臂:“哥哥你怎么这样看人家,袄,我知道你一定和我一样觉得这个姐姐张的很漂亮是吧!”那个少年笑着刮了她一下鼻子:“调皮,就你事多。”眼神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走了出去。

那个老者看看我再看看那个男子的背影哈哈大笑,我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这老头真是。

那个少女几乎天天过来看我,偶尔那个少年也会用奇怪的眼神站在门口看着我。有时睡觉的时候感觉有人抚摩我的脸,这个地方不会也有鬼怪吧!

那个小姑娘现在趴在我旁边鬼灵精怪的看着我,凑到我耳朵边说到:“我觉得我哥哥他喜欢上你了,好几次我看到他眼睛不眨一下的看着你睡觉。你会不会嫁给他做我哥哥的老婆。”天那!我看着她,怎么说出话来比我还惊人。她咯咯笑着站起来认真看着我:“那你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哥哥。”

我那有心情想这些,那个孩子没有了下落,也不知道云离怎么样了?还有,心里又想起那抹身影,心里感觉到疼痛。不知道他和那个人皮怪物怎么样了,那个人皮怪物会不会对他下手?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放心不下他,他的金身到底会藏在那里?我是不是应该去帮他找回来,可依我现在的能力还能不能办到。想到这些我的头都晕了,心里好难受。

那个小姑娘看我眼里流出泪来,忙摆摆手看着我;“好了我不说,你别哭了。”我擦了擦眼泪。她把我从床上扶起来:“你在房间里都躺了十几天了,也闷了吧!我扶你出去走走吧!我还真的在这个房间里闷死了,和她走出门。看到外面阳光明媚,鼻中闻到浓浓花香的味道。

一条清澈透明的小河弯弯曲曲环绕着正个村庄,几条小船行使在里面,上面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拿着叉子在捕鱼。周围盛开着各样的奇花异草,成群的蝴蝶在上面飞来飞去,五彩羽毛的孔雀,长着雪白绒毛的可爱兔子、漂亮颜色的小鸟在我身边走来走去,一点都不害怕人。有一条小路在树丛里闪闪发光,竟然是用各色的宝石和玉铺成的。瀑布声从前面传过来,有一间木屋用锁链悬在半空中。好漂亮,想不到还有这么好看的地方!

小姑娘拉住我的手:“我叫玉儿,你叫什么名字。”

“我爷爷叫我凤儿,你也这么叫我吧!”她调皮的看着我:“那我叫你凤姐姐,咱们上木屋去,站在上面可以看的很远。”

沿着下面的石梯走上去,顺着锁链搭成的木头吊桥走到木头房子里。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玉儿忙拉住我的手躲在外屋里,向里面偷看。

八个身穿黑色绣着蛇形的白胡子老头做在地上,中间有一汪清水在闪动着。奇怪了这木屋底下好象是空的,这水也不用东西盛着就那样漂浮在地上。一个为首的老者用手请抚水面,里面显出一幅画面。一个身穿白色箭袖蟒袍,腰系玉带,头戴宝石玉冠的人,站在树林里眼睛望着远处,面色有些阴沉,神情落寞。

旁边站着一个身穿牡丹百蝶宫沙,腰束逶迤拖地菊花散花裙,手挽软烟罗碧玉纱,淡扫蛾眉,风髻雾鬓斜插龙凤簪子,丰盈窈窕的美人。人虽漂亮,眼神却有几分恶毒,好熟悉的眼神啊!想起来了是她,那个人皮怪物的眼神。难道她已经恢复了人形,看到她和他站在一起心里竟有几分妒忌。

为首的老者抚摩着胡须摇了摇头:“冥王还没有归位,真是苍天之祸事。妖魔出动人间多生杀戮,真是生灵涂炭。就怕再不归位,人间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其余老者都点头称是。

我听完了他的话,呆呆的发愣。怪不得现在有那么多孤魂野鬼飘荡人间,更有僵尸横行,难道都是因为他吗?不为了我自己,为了苍生我也应该去寻找他的真身。可他的真身又在那里那,至少先去衡王墓看看。他和那个人皮怪物在一起,我真是有几分担心。好在她喜欢他,暂时应该不会伤害他。

做在北面的老者有脸上有几分沉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冥王的事暂时可以放下,眼下蛇王一百年的祭奠又要到了,我们也该筹划筹划了。”南面的老者满面愁容到:“其他的祭品到不用担心,只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女孩,想来也只有……、面上露出为难去看为首的老者。

那个为首的老者站起来,竟是帮我看病的老者。他沉默着眼里闪动着泪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有了蛇王的保佑才有了我们族人安定的生活,这千年来的规矩从来没有破坏过,不能是因为我的孙女就破坏掉,我会按时把她送到蛇王洞祭奠蛇王。“

这老头说什么?我看着玉儿的脸变了颜色,满脸的恐惧:“不,不,我不去喂蛇,我不去喂蛇,我去找哥哥去。“回身就跑。我惊呆了,要把人去喂蛇,太残忍了。

我从石屋的阶梯上跑下来去追玉儿,看到那个少年带着很多人站在广场上。人人手里都拿着弓剑和鹿皮短刀,神情紧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呆呆的看着很多老人和孩子进了另一个靠近瀑布的山洞。那个少年在人群里看到我眼睛发亮,和周围的人说了一声跑了过来。他笑的如天上的太阳,耀眼发光:“今晚有怪物进攻村庄,你也进山洞躲起来吧!”

“怪物”我奇怪的看着他。看看周围巴掌大的地方,那里有什么妖怪。他用手抚摩着我散落在脸上的发丝,眼神柔情的看着我。我心里感觉到异样,脸有些红了。想到玉儿,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你看到玉儿了吗?”他眼神迷茫的看了我一眼:“玉儿没有啊!你找她有事吗?”我着急的跺了一下脚:“不是我找她,是有人、、有人说要拿她祭奠蛇王,她听见了就跑了。”他的脸上变了颜色,然后拉住我的手:“你先去山洞,我去找妹妹去,完一她去了黑树林就坏了。”

我看到他脸色苍白发青:“那我也和你去。”他站住,眼睛危险的迷着:“不可以,你给我好好的呆着。”把我抱起来,我看着来回走动的族人,脸更加红了:“你把我放下来,让人看到……

他哈哈大笑眼里含着调戏看着我:“你只要乖乖的,我就放你下来。”我无奈的点点头,他把我放下来交给隔壁的潘婶,又从身上解下一把匕首递给我,眼里含着担心:“千万别出来,不管听到什么动静。”我装着很乖的样子点点头,他冲我笑笑转身带着族人朝瀑布下面走去,我悄悄的跟在后面,潘婶一把拉住我:“姑娘你可千万不要去,那些妖怪可是吃人的。你有个好歹我怎么和陆海交代啊!”我挣扎开她的手撒腿就跑:“我会小心的。”

看到他们钻进了瀑布里面,我尾随进去。这是个自然生成的小山洞,除了地上散落的几块石头,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刚才进来的那些人,也不见了踪迹。我纳闷的四下打量,总不会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吧!

摸摸四周的墙壁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机关,除了有几块突起的石头和几棵青草,摸了半天也再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突然瞧见在洞顶悬着一面镜子,一束亮光照射在地上。我走过去还没来的及看清楚洞顶的镜子,就感觉眼前一片蓝光吓的闭上眼睛。半天才感觉身子不摇晃了,睁开眼一片原始的森林出现在眼前。

参天古树起码有几万年,要几十个人才能搂抱过来。奇怪的蔓藤缠绕着古树,地上散落的落叶足有半米厚,看这个荒凉的样子好象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小姑娘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这里可是从来没有女人来过。”

“谁说没有女人来过,玉儿不是女人吗?”我耳边听到有人的说话声,是两个左右摇晃的古树。在树中间出现了两个白胡子、白眉毛老头的脸。

我惊喜的看着它们:“你们看到玉儿了吗?”大古树摇摇树枝:“不能告诉你,不能告诉你。”

我气呼呼的看着它:“你不和我说,我自己去找。”我刚迈步,一棵大树就挡在了我的前面,我走另一边,另一个棵树又拦住了我,我气的鼻子都歪了。

“傻瓜你看到挡你的树都是虚幻的。”是一只白毛红眼睛的狐狸做在树上好笑的看着我。我用手摸摸前面的树,真的我的身子可以从树里面穿过去。那只狐狸跳下来,狡猾的看着我:“怎么样没骗你吧!”那棵古树大声说:“他是个坏蛋,你不要相信他。”

“我知道你要找的小姑娘在那里。”看到我有几分犹豫。摔摔尾巴:“不去就算了,我要走了。”我一把拽住他的尾巴:“谁说我不去的,我去。”这片森林好大,那只狐狸在树丛里左蹦达右蹦达,晃的我眼痛。地上铺满了奇怪的骨头,不像人类的也不像动物的,该不会就是他们口中的怪物吧!

头上传来一阵疼痛,一条粗壮的树枝从古树里窜出来缠住了我的头发,很快的又缠住了我的身子,把我从地上拖了起来,晃荡在半空中。

那只狐狸得意洋洋的看着我:“凤王你不是很厉害吗?现在怎么没有人护着你了。还敢让冥王把我变成狐狸,永世不能修成正果,毁了我上千年的道行。我在这里苦苦等了你一千五百年,终于把你盼来了,你就好好的在这里享受吧!那群怪物可没有我这样的善心,它们会把你连皮带肉都吃了。

它哈哈大笑,三跳二跳消失在树丛里。为什么我的前世这么能作孽,什么坏事都找我这个后世算帐。树枝缠的我越来越紧,手脚都被牢牢的捆住了,还真的动不了。头上的光线突然变的昏暗阴沉,从南边飞来了一群长着巨大翅膀,体大如牛的黑毛怪物,手里拿着钢叉。

我吓的使劲挣扎,大喊到:“有人吗?救命啊!看到南边的树林里飞出很多支羽毛箭朝怪物们射去,是那个少年带的族人。但是怪物也太多了吧!满天都是。有一个朝我飞过来,我吓的闭上眼睛。

觉得手脚被树枝松开了,睁开眼,竟然躺在一个人的怀里。他眼神迷茫的看着我,白色的羽冠,绣着祥云的蟒袍,面如朝霞唇若凝脂,比以前的模样好看多了,我到有几分认不出他来了。

背后有个人冷笑的看着我,是那个人皮怪物。那个少年不知道从那里提着剑跑出来,看到他抱着我。两眼冒火:“你是谁,快把她放下来。”他一眼都不看那少年,还是呆呆的看着我:“好奇怪,为什么我能听到你的呼救声,难道是因为你给我换血的缘故吗?还是……、他眼神有些迷茫的看着我:“我真的觉得你对我来说很熟悉,可我为什么就是记不起来。”

那个少年扑上来冲着他就是一剑,我惊呼道:“不要”那剑从他身体里穿过去,却像刺到虚幻的东西上。等剑拔出来,他的身体又恢复了原样。那个少年吃惊的看着他,他抚摩着我的脸,眼睛含笑的看着我:“我一部分功力和记忆正在恢复,等全恢复了,我一定能记的起你是谁。”

他把我放到地上:“你去吧!”指着那个少年:“他是来找你的吧!”我有些心酸的看着他,心里隐隐做痛。他幽幽的看了我一眼,转过身消失在树林里。人皮怪物阴森森的看着我:“你没有机会了,我们就要成亲了,等他恢复记忆的时候,我早就成了他的爱妻。我不杀你,我要让你看着我们两个在一起。”说完哈哈大笑,转身也消失了。

我觉得自己的心好痛,也觉得冥王好可怜。他一定是很喜欢凤王,所以失忆了还在寻找她。那我那,他真的喜欢我吗?还是把我当成了那个前世的凤王。虽然凤王是我的前世,我是她的今生。但是不一样,我不喜欢做凤王的替身。

几个怪物在天上冲我扑过来,那个少年一把拖住我的手,回身砍倒了几个落在地上的怪物。我也拔出腰里的匕首,刺倒了两个,可惜身手真的没有以前灵活了。心里有些默然,欠他的也算还清了。

怪物越来越多,又有几个族人受伤倒在了地上。慢慢的怪物包围了我们,突然天上传来呼救声:“放开我,放开我。哥哥快救我。”是玉儿被一个怪物抓到了半空中,看着那个怪物带着她越飞越远。

那个少年眼睛发红,一边边往外冲,身上又中了几刀。我拉住他:“你这样不但救不了玉儿还会把命搭上。”那群怪物们也有很多同伴受伤了,它们看我们不进攻它们。就把我们围在中间,做在地上看着我们。有些怪物把死去的族人和他们死去的怪物,撕裂生吃了。我觉得好恶心,怎么能吃自己的同类。少年冷冷的看着它们:“它们体积太大,食物又少,所以它们才会把自己死去的同伴吃掉。”

扶住他摇摇欲晃的身子:“我们怎么办,它们太多了,我们不是它们的对手。”少年拉住我的手,眼神温柔的看着我:“你放心吧!爷爷他们看我们不回去,一定会去请蛇王帮忙的。”怪物们轮换着吃完了,一个个看着我们流口水。我手有些打颤的握住少年的手,他把我挡在后面,眼睛死死的盯着那群怪物。族里的人围成一圈,那群怪物一齐冲了过来,我挥刀乱砍,砍到一个又来二个。它们体形太大,太难对付。好在反映比较慢,不然我早就死在他们手里了。

“蛇王来了,蛇王来了。”听到族里的人齐声欢呼。一条白色的大蛇从天上飞过来,粗大的身子对着怪物们左右摆动。那些怪物碰到就死,扫上就伤。其余的怪物看情况不好掉头就跑。那条蛇晃悠着身子,摇动着脑袋看着我们。天那,他有几万年了吧,身上长满了白色的鳞片,好大,我站起来还没有它一个鳞片高。

小说《凤王:我在古代等着你》 第15章  绝美冥王(3)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凡霜mio点评:

《凤王:我在古代等着你》这部小说让我们在跌宕起伏的故事背后领悟到人性的复杂与尊严,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