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贪财小医女:公子,请出招!

贪财小医女:公子,请出招!

作者:橙以景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05 10:09:53

《贪财小医女:公子,请出招!》的主要情节是:朱大娘子端了茶水走进来,白湘浅收了嘴角的笑意,取出布袋里剩余的一罐清矾交给她:“你们村子的水源出了问题,从现在开始,把清矾倒入饮用的水中,滤掉沉淀物,再反复烧开三次,才能饮用。”说罢,她又长叹出声:“整个村子的饮用水问题都得解决,可惜我只有这么一点点清矾,单是我们这几人的取用,都不够。”夏原微微挑眉,问道:“这些清矾能够坚持多久?”
展开全部

贪财小医女:公子,请出招!:它叫小原

冰蟾蜍的涎液难得,她搜刮了许久,也就刮出一小罐,夏原看着眼前丑得极为难得的蛤蟆,不,蟾蜍,半响无语。

眼见白湘浅用手指抚过冰蟾蜍黑斑点点的后背,夏原不着痕迹的退了半步,冰蟾蜍立马对着夏原“咕噜”了一声,夏原的脸色便更黑了。

她拍了一把冰蟾蜍的脑袋,训道:“小原,不许闹。”

夏原问话的尾音高挑,一双好看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这东西,叫小原?”

瞧见男人僵硬的神色,她笑倒在榻上,笑得前仰后合:“是啊,我给取的名字,是不是特别好听,特别有亲和力?”

夏原意味不明的嗯了一声,神色一如既往的冷冽,只是白湘浅分明看到他额角的青筋跳了两下。

朱大娘子端了茶水走进来,白湘浅收了嘴角的笑意,取出布袋里剩余的一罐清矾交给她:“你们村子的水源出了问题,从现在开始,把清矾倒入饮用的水中,滤掉沉淀物,再反复烧开三次,才能饮用。”

说罢,她又长叹出声:“整个村子的饮用水问题都得解决,可惜我只有这么一点点清矾,单是我们这几人的取用,都不够。”

夏原微微挑眉,问道:“这些清矾能够坚持多久?”

白湘浅抬头便对上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眸,心下莫名的安定了两分。

有掌了天启国两分运势的夏家家主在此,再大的难题放到他跟前都不是事儿。

“多则三日,少则两日。”

夏原走到窗前,看见空中徘徊的海东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我的侍卫已经寻过来了,三日内,我会让他们准备好足够的清矾。”

“足够?”她心底暗笑,大佬果真是大手笔,“我想要用清矾彻底洗涤山泉中的水,你也能做到?”

见夏原毫不犹豫的应下,白湘浅会意一笑:“这些子蛊生育能力很强,只要有一只落入泉中,它变能长出第二只,第三只……直到将整个河道塞满。想要根除他们,除了要找到母蛊之外,还要将河道彻底清洗,断绝根源。”

也就是用清矾一举杀死所有子蛊。

男人声线清冷,面容是一贯的冷淡疏离,说出的每个字却掷地有声。

“你只管放手去找母蛊,这些子蛊我会按照你的要求解决掉。”

她啧了一声,在心底感叹了一番特权阶级真的是牛逼哄哄,回头又问起朱大娘子:“村子里逝去的人,尸体可有掩埋?”

说起这事儿,朱大娘子也是一脸讳莫如深的表情:“这些遗体,都是统一安置在村子最里头的义庄里,只是近一年来的遗体却是奇了,过了一年都不腐,村子里的人不敢将他们匆匆埋葬,村长又说这是神灵降下的启示,咱们就更不敢多说一言了。”

白湘浅制住她接下来要说出口的抱怨,只是问道:“所以自出事以后,这些遗体都保留在义庄?”

朱大娘子点头:“确实如此。”

白湘浅与夏原不约而同的嫌恶了一番,停尸一整年,换做平常地方,早就已经腐烂成了一堆枯骨,这些尸骨竟然是不会腐烂?

她从医数年,从未见过这般异况。

“朱大娘子,今日我们就在你这里歇下了,明日一早,我就亲自去见你们村长。”

朱大娘子又要跪下来拜谢,白湘浅忙拦下,说道:“我年纪尚小,可担不起你们这么大的礼,何况眼下我这两个侍女也是得了一样的病症,我也是有私心的。”

朱大娘子踯躅了片刻,看着站在窗前的夏原,是一脸为难:“家中只剩我家小儿子一间卧房了,这位公子……”

云栽二人睡在这炕上已是有些拥挤,她断然是不可能同她二人挤一屋,朱大娘子将小儿子的卧房让出来,已经是勉强,让她同夏原睡一屋?

白湘浅眸光微转,还未说话,夏原已是圈着她的肩膀,对着朱大娘子说道:“这位是我未过门的妻子。”

朱大娘子神色了然的点头,带着两人进了卧室,乐呵呵的去给二人收拾被褥。

待朱大娘子人走后,白湘浅“啪”的一把打下男人搁在她身上的手臂,冷声问道:“你想干什么?”

夏原语气寡淡道:“你不愿同朱大娘子睡一屋,只能说明你有事要背着她去办。”

夏原手指撑着下颌,眼中带了几分戏谑之意,唇角微勾:“我猜,你想要趁着夜色去义庄一趟。”

白湘浅冷哼了一声,既然明知这些遗体有问题,她定然是要前去查个究竟。

无论哪个时代的人,对于逝去者的遗体,都是异常看重的。她方才当着朱大娘子的面,没有过问个中细节,就是不想引起朱大娘子的怀疑。

若是让朱大娘子知晓,她要去研究那些遗体,定然会被视作对先者的大不敬,拿扫帚把她赶出去都有可能。

“路痴,没人带路,你能安然走到义庄?没得把自己也填进去。”

她此人有一大特点,你可以质疑我的人品,但不能质疑我的能力。闻言就很是不悦的反驳道:“关你什么事,我现在带着你们三个拖油瓶,举步维艰,你还好意思嘲讽我。”

对于白湘浅的质疑,夏原熟练的抬手将她一拧,白湘浅再睁开眼时,已经被他提到了窗外。

“跟着。”夏原率先走了出去。

白湘浅迈着小步跟上,夜黑风高的夜晚,两人连一盏照明的灯都没有,白湘浅只能拉扯着夏原的衣袖前行。

夏原显然比她夜行的经验丰富,只是走过一圈,便将整个村子的大路探得透透的,更能在她摔倒之前伸手提她一把,免了她摔得一嘴泥的命运。

“你身为医者,怎的身体如此病弱?”

两人出门不过半个时辰,她已是靠在夏原的手臂上,借着他的力量才能前行。

她被吸入的冷空气呛得咳嗽不止,好容易止住,才喘着气回道:“我身体本就比不如常人,出行都是用的马车,这两日吃过的苦头,比我前面十几年吃过的苦头还要多。”

贪财小医女:公子,请出招!:解剖

夏原意味不明的轻嗤出声:“娇气。”

白湘浅抓在他手臂上的手指紧了紧:“等你被人下了剧毒,好不容易能捡回条命的时候,你只会感叹活着真不容易,才不会有心思哀叹自己身体病弱,反正我未来夫家有能力娇养着我。”

“你未来夫家既然这么能干,怎么就留你一人在外间行走?”

她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因为我夫家如今自身难保。”

夏原神色顿了顿,斥道:“不知羞,还没嫁出去就一口一个夫家。”

白湘浅眸光微转,似笑非笑的说道:“难不成像你一般含蓄,明明是担心我一个人去义庄,还要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给我带路。”

夏原薄唇微抿,半响才吐出一句:“你想多了。”

她长长的哦了一声,嘻嘻笑着不说话。

夏原顿时就语凝了,只能感叹世上竟有如此不要脸皮的女子。

二人在村子里逛了两圈,终于在一出挂着白皤的铺子前停下脚步。

“是义庄。”

夏原扯住跃跃欲试的她,将人拦在自己身后,率先走了进去。

白湘浅微微撇嘴,跟随着他四处查探。

入眼是拜访整齐的数具遗体,因为义庄地方太小,有些遗体更是直接贴墙直立放置,瞧着骇人得紧。

她粗略的数了一下,一共四十五具尸体。

“村子里一年之内接连死了四十五人,村长竟然还拦着村民不许出去找活路。”

夏原冷笑出声:“为了一己私利,什么事做不出来。”

白湘浅制止夏原触碰尸体的动作,正色道:“这些人身中蛊毒而亡,你小心些。别让蛊虫过到你身上,我可没有多余的冰蟾蜍的涎液了。”

“虫蛊乃是天下最奇妙的东西,也不知是何种蛊毒,竟能让人死而不僵。”

夏原贴着她的后颈,将人拧到身后:“你想干什么?”

她一双清澈的杏眸此刻亮晶晶的:“解剖,只有解剖才能知道原因。”

夏原握住她的手腕,取下她手中细长的刀片,挽起袖子,缓声说道:“你说,我来解剖。你是唯一能知晓如何整治蛊毒的人,若是连你也出了茬子,村子里的人就只能直接去见阎王了。”

白湘浅眼角带上笑意,将手套给夏原戴好,叮嘱道:“中了蛊毒的人,血液都是带毒的,不要让尸身上的血迹粘到你的身上。”

夏原在她的指导下,利索的在尸身上划开一道口子,用力均匀,伤口划成了一条笔直的直线。

她心下感叹强迫症患者实在是可怕得紧,接着让他划开死者心脏部分。

“你杀过人?”白湘浅专注的注视着眼前人熟稔的动作,忍不住询问道。

若不是杀过人的人,面对解剖尸体,不会如此淡定。更何况夏原下手干脆,毫不拖泥带水,只怕是杀人的一把好手。

夏原温言,漫不经心的回她:“你以为夏家家主的位置,是那么容易坐稳的?”

她才恍然想起遇到这人时,男人浑身是血,显然是被人一路追杀。能够在虎口逃生的人,哪里会是寻常人。

白湘浅忍不住嘟囔道:“你身边的人也忒没用了些,这些子小事都要劳累你动手。”

夏原险些失笑出声,小姑娘性情不定,方才跟个小刺猬似的怼他,不肯落他半步,现在又气冲冲的给他打抱不平。

她将火折子凑近,二人借着微弱的火光细细的看了看,皆是惊了一惊。

“空了。”白湘浅惊呼出声,忙又让夏原划开那人的肚子,指尖死者的五脏六腑都不知所踪,只有空荡荡的骨架支撑起皮肉。

簌簌。

夏原耳尖微动,带着她迅速后退了两步,手中寒光闪过。

白湘浅回过神来时,只见地上用刀片钉着一只白色的肥虫,足足有她的大拇指那般粗壮。

“是从尸体里飞出来的,幸亏方才躲得快,不然就被他咬上了。”白湘浅也是心有余悸,眸光沉沉的看着白虫在地板挣扎不脱,直到最后一动不动。

“这只蛊虫,以死者的脏器为食。”

咯吱。

二人正在沉吟中,房间里突然发出细微的声响。

咯吱,咯吱,犹如窗檐骨架合拢的声音不绝于耳。白湘浅浑身顿时升起了寒意。

“夏,夏原。”

眼见小姑娘惊恐得连声音都带着颤抖,夏原不着痕迹的将人护在身后。

他是常年练武的人,在夜间也能行动自如,白湘浅还处于懵然阶段时,他便已经看出,义庄里,有尸体爬起来了。

那咯吱的响声,正是骨头扭动的声音。

白湘浅忍不住紧紧攥住男人的衣袖,小声问道:“发生了什么?”

若是小姑娘知晓,有义庄的遗体诈尸了,只怕是要吓得当场晕过去。

夏原心知白湘浅是个色内里人的老鼠胆子,便默不作声的带着她往门边走,一股腐臭的味道扑鼻而来,她不慎踢到木板,险些尖叫出声,被夏原眼疾手快的按在了胸前。

“禁声,咱们躲到屋子外面,看看这些人究竟想干什么。”

这些人……

屋子里除了他们两个,剩下的便是死人。

白湘浅极力止住牙间的颤抖,跟着夏原的脚步默不作声的往外走。

熟料腰间突然传来“咕噜”的一声异响,她顿时急得一脑门子汗,恨不得回到过去锤死多事的自己。

方才她担心二人在途中遭遇蛊虫的攻击,随手将冰蟾蜍塞到了腰间的布袋。

冰蟾蜍本就对外界的感应极为敏感,此时动静不小,它就忍不住发出声音,试图吓退对方。

对方当然是不会被吓退,只是这一声给他们二人带来的麻烦可不小。

夏原握在她肩上的手掌紧了紧,将人从地上提起,声色低沉的说道:“走。”

话音落,便带着她从窗子翻出去,身后是跟随而来的两具尸体,现在称之为活尸更为合适。

夏原脚步极快,白湘浅被他夹在腋下一路飞驰。

身后是“呼噜呼噜”不断吞咽的声音。

“闭眼。”

白湘浅心底一沉,听话的闭着眼睛不敢睁开。只觉身子一轻,有疾风扫过脸颊,睁开眼时,夏原已是带着她站立在高高的树枝上。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盼之酱大魔王点评:

这本书《贪财小医女:公子,请出招!》非常值得一看,橙以景文笔很好,感情描写很细腻。构思巧妙,我看了几遍,还是很喜欢看。非常棒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