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贪欢

贪欢

作者:云行悠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21 14:53:45

《贪欢》的主要情节是:“怎么?旧情人回来了,连碰都不让碰了?现在装贞洁是不是太晚了。”凌初雪系扣子的手僵在那里。看她如此反应,叶念琛以为她被自己踩中软肋,反而笑出了声,“说真的,凌初雪我还真的没见过你这么笨的人,准备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吗?”虽然是带着笑意的声音,可是怎么听都有自嘲般苦涩。凌初雪胸膛还因为之前的情动在剧烈起伏着,有些难言的情绪在升腾,现在还在为这些事暗自纠结有意义吗?
展开全部

贪欢:一念贪欢

凌初雪握着玻璃杯的手倏地抖了一下,险些洒出两滴,气泡一下子在酒杯里形成了小漩涡,追究归于平静。

叶念安脸色微红,偏头肩膀撞了下唐如龙,最后嗔道:“臭小子,你是不是想独吞家产?如龙才不是那种到处拈花惹草人,我们才刚从A城回来还有很多公事要安排,过一段时间稳定了吧,是不是?”

唐如龙看着凌初雪,见她一直盯着酒杯,片刻才说:“当然。”

叶念安满意喝一口酒,脸上全是掩不住的欢喜,丝毫没有察觉饭桌间的剑拔弩张。

叶念琛不动声色的捏了捏凌初雪的掌心,一边留意她的表情。

她只是埋头对付盘子里的一根青菜,半天也没有吃进嘴里。

唐如龙突然把一份麻辣虾尾挪到凌初雪面前。

“小雪吃这个,你不是喜欢吃辣的吗?怎么只吃青菜,要注意营养,你这么瘦。”

叶念琛坦然自若的把那个盘子又挪回原来的位置,“雪儿不吃辣,会不舒服的。”

“以前不是挺能吃辣的吗?”

凌初雪像是牵牵嘴角,“现在不是太能吃了。”

以前为了他什么都吃的,忍得心肝脾肺肾都火烧一般也能吃下去,现在就不必为难自己了。

凌初雪呆呆的想,幸亏唐如龙不是花心大萝卜,要是他多几个女朋友,叶念琛岂不是要每个都包养起来,不过他叶念琛的后宫多几个人好像也没有差别。

终于吃完饭,送走两人,叶念琛随着姐姐一起去了唐家拜访,不用再演戏,凌初雪瘫床上就睡了,觉得这一天过的沉重又疲惫,说不出不出的心累。

凌初雪醒来的时候是夜里,有一缕月光透过拉开一半的窗帘恰好落在枕边,忍不住伸出手去,试图抓住。

所有人只是他前路上的莹莹之火,不知道谁才是他心头的那抹白月光。

背后伸出一只手攥住了她。

凌初雪伸在空中的手顿了一顿,叶念琛顺势把手一收,将她整个人抱进了怀里。

炽热的气息就在颈间,叶念琛擒住她的唇,轻轻的吸吮着,舌尖探进唇缝,扫过贝齿,转为深深的吻,温热的手在她身上游走播种欲.望。

在凌初雪喘息急促之后又一路湿.吻向下,凌初雪只觉得随着他的动作,从脖颈到锁骨,从肩侧到酥软,那难以言喻的欢愉,惹得她身体在微微的战栗,脚尖蜷起。

有难言的情绪呼之欲出。

在月光下凌初雪乍然看到他雪白衣领上的唇印,像是心头猛然遭到一记重拳,又痛又痒带着酸涩,猛的把他推开一段距离。

凌初雪整理一下凌乱的衣服,调整紧促的呼吸。

明明只差一点点。

叶念琛懵然不觉凌初雪情绪的转变,只有突然被打断微怒,蹙蹙眉,看着明明近在咫尺却又相隔万里的凌初雪。

“怎么?旧情人回来了,连碰都不让碰了?现在装贞洁是不是太晚了。”

凌初雪系扣子的手僵在那里。

看她如此反应,叶念琛以为她被自己踩中软肋,反而笑出了声,“说真的,凌初雪我还真的没见过你这么笨的人,准备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吗?”

虽然是带着笑意的声音,可是怎么听都有自嘲般苦涩。

凌初雪胸膛还因为之前的情动在剧烈起伏着,有些难言的情绪在升腾,现在还在为这些事暗自纠结有意义吗?

许是负气,许是急于证明些什么,凌初雪主动伸手勾过他的脖子,狠狠地吻上去。

垂着头的叶念琛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手足无措,双手撑在床上才没有被她拉扯的太狼狈。

凌初雪一手撕扯着他的衬衣,把那碍眼的唇印扔离视线范围,拉过他的手环上自己的腰。

叶念琛终于回过神来,更凶狠的回吻,像是在跟凌初雪比谁更狠,吻得愈加缠绵悱恻,双手扣紧她的腰紧贴着自己,呼吸都交融在一起,白天在地下室戛然而止的欲望更凶狠的爆发。

黑暗里只有一抹月光照着床上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衣料摩擦,饱胀的欲.望,压抑的喘息,粘稠的呻.吟断断续续,迷醉的像一场梦,一念贪欢。

凌初雪是被脚步声吵醒的,翻个身看到叶念琛只穿了一条运动短裤从浴室走出来,头发正往下滴着水,视线沿着那水珠从下巴滚过他的喉结,修长的脖子,滚过胸膛,结实的腰腹。

晨曦照在他身上,泛着柔和的光,瑰丽如金。

猝不及防的跟他对上视线,脸上不由的发烫。

客观的打量叶念琛,凌初雪觉得即使他没有现在的身份,就他这个人站在那里就有狂蜂浪蝶扑上去,怪不得要花钱拉自己这个挡箭牌在前面。

是的,他们之间的一切都是清清楚楚,白纸黑字,明码标价。

三年前,凌初雪在陌生的医院,眼上的纱布被一层一层揭开,明亮的光线照进瞳孔,重获光明的喜悦溢满心房。

叶念琛第一时间问道,“你能看清楚我吗?”

凌初雪闻声望过来,看着眼前不修边幅、略显憔悴的男人,“能看清楚,你是?”

叶念琛情绪紧绷,直直的看着凌初雪,脸侧的肌肉不正常抽动,喉结翻滚,像是无声吞咽了什么情绪。

凌初雪紧张的四周观瞧,惊觉没有一个认识的人。

他再出现在凌初雪面前的时候,身后跟着律师还有凌初雪的父母。

叶念琛双手抄在裤袋里,懒洋洋的倚靠着门框,眉眼含笑,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有几分匪气。

他不复之前的憔悴,整个人变得冷凛又倨傲,像一个多情又无情的纨绔。

西装笔挺的律师站到她床前,凌初雪疑惑的望向自己父母,寻求答案,他们只是垂着头。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叶先生的律师,姓林,下面我说的每一句话,请凌小姐都听清楚。”

凌初雪从他公式化的语言里察觉出一丝不同寻常,茫然的点点头。

林律师从公事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

“令母陈舒雅女士,前两天跟朋友去澳门散心,在澳门赌场欠下600万赌债。”

林律师顿了一下,让凌初雪缓冲,这几秒钟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被无限拉长。

推一下眼镜,接着说:“凌祥礼。凌小姐您父亲,欠银行5800万,公司资产抵押以后还欠银行2000万,贵公司以及家里的房产,商业街,已经被查封,下个月等待被拍卖。”

接下去的话凌初雪已经听不太清了,只觉得那些数字像一座座山一样压在胸口,让人喘不过气来。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如果,如果不还钱会怎么样?”

林律师挑眉,“啪”的一声合上文件夹。

“您父亲可能要面临着牢狱之灾,至于您母亲就不好说了。”

不等凌初雪再问,她父母已经从门口扑过来,跪在凌初雪病床前,悲声痛哭。

“雪儿,求求你救救你爸爸啊,你爸爸不能坐牢,他坐牢了我们这个家就散了啊。还有妈妈,你不管我们,他们说要砍掉我的手啊,求求你,你救救我啊。”

凌初雪不忍看着自己父母一直磕头,闭上眼。

“雪儿还有你弟弟,他们说如果我们不还钱就要把你弟弟卖去天上人间那种地方,他可是你唯一的弟弟啊,求求你,你救救我们家吧!”

“对,他是我唯一的弟弟,可是我也是你们唯一的女儿啊,我从哪里给你们弄那么多钱还债,就是把我卖了也没有那么多钱啊。”

凌母几步跪行到凌初雪面前,猛地抓住她的手,分外用力,连把她的手背掐出血都没发现。

陈舒雅指着门口,“叶少,叶少说可以帮我们还钱,你,你只要答应他的条件,只有你能救我们家了。”说到后面声音低了下去。

贪欢:做个了断

凌初雪看着一直倚靠在门口看闹剧的人,她已经想起来他就是小时候总是欺负自己的叶念琛,她不相信有人会好心拿出来那么大一笔钱。

叶念琛只是伸出食中二指掸了一下衣角不存在的灰尘。

“林律师,这里就交给你了,我有事先走了。”

林律师微微躬身等他离开,重新打开文件夹递到凌初雪面前。

“看清楚上面的每一条,确认了再签字,签过字叶先生就会替你解决一切。”

思到此处,身前有人挡住阳光,凌初雪回神。

看着换上衬衣的叶念琛,他烦躁的左右拽拽敞开的衣襟,忙起来为他扣上纽扣。

两个人吃过早饭,叶念琛开车带她一起上班。

凌初雪在服装后勤工作,内容简单轻松,正坐在电脑前画图,有同事过来找她修改衣服。

凌初雪看看那条裙子,“我不会改。”

“你不是学的服装设计吗?怎么不会改衣服?上次钟大影帝那件民国的中山装不合适不就是你改的吗?”

“设计跟做衣服是两回事,我不会。”

同事瞪她一眼,悻悻的抱着裙子走了。

坐在办公桌前她们在不远处议论,并不怕她听到。

“看不起人是不是,给钟大影帝改衣服就可以,给我改就不行,都是打工的,傲什么傲?”

有一个讥诮的声音说:“你小声点,人家有后台,早上可是跟叶总一辆车来的。”

“哼,不就是靠一张脸,再说叶总身边的女人她能算老几,刚才我还看见新晋小花旦林薇薇从总裁办公室出来了呢!”

“哇,是不是真的啊?换这么快,前两天不还是那个歌手吗?”

“当然了,小花旦可是在办公室呆了一个多小时呢,出来了以后整个人都抖起来了,有了一种老板娘的气场。”

凌初雪在屏幕上的设计图画的乱七八糟,色块难看,线条凌乱。

“啪”的一声合上电脑。

手机响起,一串陌生的号码,鬼使神差的接起来,电流的沙沙声,凌初雪听到对面的微弱的呼吸。

“小雪。”

凌初雪再次从电话里听到这个声音,眼泪情不自禁的从指缝中涌出来,她曾经等这个电话等了很久都没有打来,可是现在打来也没有用了,她只是为当时的自己难过。

事过境迁,时光流转,誓言早已搁浅。

深呼吸,用最平静无澜的声音,“你怎么有我电话号码的?”

“从念安那里知道的,我们出来谈谈,我想见你。”

“不用了,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不等他回答就挂上电话,趴在桌子上半天才坐起来。

收拾好东西,凌初雪出去吃午饭,走出大楼,门口一辆车按响喇叭。

抬眼看到一辆黑色轿车,车窗缓慢摇了下来,看到那张熟悉的脸。

“小雪,上车。”

凌初雪瞟他一眼,目不斜视的继续往前走。

那辆车亦步亦趋的跟上来,后面的车不停催促的在按着喇叭。

“上来,我请你吃饭。”

“谢了,不需要。”

“雪儿,你不怕被人看见我就下来拉你了,今天不行我明天还会再来的。”

凌初雪蹙眉停下脚步,脚尖在地上顿了顿,拉开车门,抬腿上车。

“念安姐呢?叫出来一起吃饭吧,我给念琛打电话看看他也没有空。”

唐如龙按住她刚解锁的手机。

“叶念琛连你跟别人吃饭也要管吗?还是你还爱着我,不敢?”

“……”

凌初雪垂下头,想到什么,妥协的把手机收起来,有些事总要有个了断。

选了公司不远的中餐厅,唐如龙翻着菜谱。

“你不能吃辣吗?怎么以前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你还吃?”

“不是特别辣就没关系。”

唐如龙伸手为她倒一杯热水。

“当初为什么不跟我一起来A城,还要分手?”

凌初雪眸光微闪,“忘了,时间太长了,可能是我们不合适吧。”

“你跟叶念琛在一起就合适了?我怎么听说他这个人风评不太好。”

“念琛的位置在那里,难免有人捕风捉影,你昨天不是都看到了吗?我们很好。”

“你不是很讨厌他吗?他小时候总是欺负你。”

“那都是多小的时候了,小男孩调皮很正常,他那也只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而且我本来也不招人喜欢,大家都不太喜欢我。”

唐如龙眼神暗了暗,“那我们的感情呢?就这样说放弃就放弃了?你就这么对我没信心?为什么不等我回来?”

“我们的差距越来越大,你什么时候把我介绍给你家人?我不想再过那种躲躲藏藏的日子了,你家里人同意我们在一起吗?”

唐如龙脸色微变,“我一直都在努力让自己强大,等爷爷把股份给我,唐家到时候都是我说了算,我就能光明正大跟你在一起了。”

凌初雪喝了一口水,淡淡道:“是哦,现在有叶小姐给你助力,你很快就能得到爷爷的肯定,当家做主了吧!”

“你果然是在怪我跟念安的事吗?我们刚开始去A城,真的只是合作项目,后来我回来找你,你为什么还是不肯见我,连电话都换了?”

凌初雪不知道怎么告诉他,因为拜你所赐我失明了,躺在黑暗里等你的电话,可是永远都没有响起,当时你正跟叶念安一起在众人期待下合作。

过了半晌凌初雪才缓缓开口,“别提过去的事了,忘了问你跟念安姐什么时候订婚,昨天见家长都顺利吧。”

唐如龙却像没听到一样,直勾勾的看着凌初雪。

“你要是不想我订婚,我就取消。”

唐如龙想到了某些画面,脸色更加阴郁。

“你想订婚是你的事,不想订婚也是你的事,跟我没有关系。感情也不是儿戏,你这样对念安姐太不公平了。念琛看到了会不开心,我不想他不开心。”

唐如龙突然伸手覆上她拿着水杯的手,凌初雪被烫到一样猛然收回来,热水泼出一些打湿了桌布。

唐如龙脸色阴沉,手却保持刚才的姿势没有收回来,捻动一下指尖,上面还残存她手掌柔软微凉的触感。

“雪儿,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你在海边走失那次,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发着烧,背着你去看医生,你又小又软,浑身发烫。醒来的时候,看着我眼睛明亮又澄澈,你很久没有这样看着我了。”

怎么会不记得,就是从那时候凌初雪才开始注意到唐如龙,只是现在拿出来说反而让人觉得是在索取什么。

“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凌初雪被他灼灼的目光罩着,心弦一紧,猛地站起身来,拿起包就往外走。

唐如龙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不会放弃的。”

小说《贪欢》 第3章 一念贪欢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邻家皎洁点评:

写的太精致了,超爱《贪欢》这个小说,作者云行悠文笔真好,很吸引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