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偷心小女医

偷心小女医

作者:夏至花开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23 14:39:34

最新小说《偷心小女医》是夏至花开的书,主要内容为:“秦相,我瞧着那七爷年纪也不了,可今天您带我去那座墨园的时候,好像并没有在那幢府邸里看到女主人,不知七爷的夫人……”秦子正这才拉回自己的思绪,苦笑一声:“不瞒妳说,七爷的夫人,在六年前已经去世了。”听到去世两个字,白卿卿的心再次被震了一下。一股难言的痛意在体内蔓延开来,个中滋味,想必这人世之间除了自己,再也没人能够体会。见她面色发白,神色恍惚,秦子正道:“卿卿,妳是不是在担心和七爷之间的那个赌约?”
展开全部

偷心小女医第6章试读

比如她居然知道他喜欢喝用清晨露水煮出来的雨前龙井,还知道他下棋的时候习惯在棋盘边放一碟切好的水果。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好几次秦子正都开始怀疑,这个白卿卿,以前是不是认识自己。

所以当他亲眼看到她见了七爷之后不断和对方呛声的那一幕,心底才会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白卿卿与七爷,以前到底是不是旧识。

“秦相,我瞧着那七爷年纪也不了,可今天您带我去那座墨园的时候,好像并没有在那幢府邸里看到女主人,不知七爷的夫人……”

秦子正这才拉回自己的思绪,苦笑一声:“不瞒妳说,七爷的夫人,在六年前已经去世了。”

听到去世两个字,白卿卿的心再次被震了一下。

一股难言的痛意在体内蔓延开来,个中滋味,想必这人世之间除了自己,再也没人能够体会。

见她面色发白,神色恍惚,秦子正道:“卿卿,妳是不是在担心和七爷之间的那个赌约?”

“呃,当然不!我只是在想,那位七爷看上去出身不凡,颇有权势,他的眼睛之所以会瞎,是被何人所害?”

秦相苦笑着摇了摇头,“七爷的眼疾,乃积郁成疾所促,并非是被人陷害。”

“积郁成疾?”

“唉!都是些陈年旧事了,不提也罢。不瞒妳说,七爷只是表面霸道张狂,内心却是极细致温柔的。这次他突然提出这个赌约,多半也是负气成份居多,如果妳真的没把握治得好,我可以去向七爷求情,解了这个赌约。”

白卿卿道:“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怎么可以说解就解。再说,在没亲耳听到他向我说对不起之前,我是不会轻易罢休的。”

这一刻,白卿卿眼底的执着和霸气,令秦子正异常心惊。

“探子回报,凤阳一带最近很不太平,虽然暂时还抓不到凤阳王暗中招兵买马,花重金拢络军中要员的证据,但他在凤阳所做下的诸多举动,已经引起朝廷部分官员的注意。

七爷,您看这件事……”

躺在软榻内闭目养神的赵御辰听明昊说到此处,缓缓抬起手,冲对方做了一个制止的手势。

“暂时先不要打草惊蛇,老九是个人精,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提高他的警觉。在我们可以全盘控制他之前,静观其变才是上上良策。”

明昊急忙点头称是。

“另外,李公公早上的时候派人过来送信,说皇上想念七爷,想在明日早朝之后,来墨园拜见七爷。”

闭着双眸的赵御辰缓缓睁开双眼,虽然对于一个瞎子来说,睁眼和闭眼,给他带来的世界并没有任何不同,可表现出来的气势,却让旁人无法不心惊胆颤。

“御书房里放的折子他已经批完了么?”

明昊笑道:“各省各县的官员每天送进宫里的折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就算皇上再怎么英明神武,那折子也不可能有被批完的一天。”

“既然他有那么多事情要做,就该乖乖留在宫里做个英明的君主,有事没事就出宫,成何体统。”

明昊轻咳了一声,小心劝道:“李公公说,皇上近日情绪不佳,不知何故心情低落。属下猜想,他已经有数日不曾见到七爷,所以心生想念,这才拜托李公公送信,希望明日早朝过后,能亲赴墨园,与七爷小聚。”

“告诉李达发,别总由着赵睿胡作非为,既然他坐上了帝王之位,就该认清自己身上所肩负的职责。至于墨园,这不是他一个皇帝该来的地方。”

明昊见主子摆出拒绝之态,自然不敢继续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

不过有件事他却必须如实汇报,“秦老丞相前些日子带来的那位白姑娘,今儿上午已经被安排住进了墨园。七爷,如果您暂时没有其它安排,属下稍后就安排她过来给您看看眼睛。”

“一个丫头片子而已,你还真把她的能耐当回事了。”

不能怪赵御辰看不起白卿卿。

他的眼睛自六年前开始就彻底失去光感,除了宫中那些自诩医术高明的御医对此束手无策之外,就连天底下叫得出名号的江湖神医也拿他的眼睛没有办法。

整整六年的时间,赵御辰在不计其数的希望和失望中度过。

事到如今,他早已经慢慢淡了那份心思。

看得到又如何,看不到又如何,早在当年他因为多疑而对自己的妻子酿下大错时,上天就已经将这份报应,降临到了他的身上。

“七爷,虽然白姑娘年纪不大,可她却是师承圣手医仙的名下,况且秦老丞相也从中做保,说白姑娘医术高明,就连纠缠了他四年多的头痛症,如今都已经彻底痊愈了。

反正她已经来了墨园,之前又和七爷立了军令状,料想她不是个傻瓜,自然不会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开玩笑,既然她敢和七爷打赌,说不定真有办法,能将七爷的眼睛给治好。”

明昊这辈子没佩服过什么人,那个白卿卿,倒是让他打心底对其刮目相看。

一方面是因为那白卿卿小小年纪就有今天这份魄力,敢在七爷瞪眼睛的时候表现出不卑不亢,淡定自如的样子。

另一方面,据秦老丞相讲,白卿卿住在丞相府的那些日子里,确实解决了旁人不少疑难杂症。

主子嘴里说不在乎看得到看不到,其实心中又何偿不苦。

没有颜色的世界是寂寞的、恐惧的、悲伤的。

他之所以不信任白卿卿,无非是害怕再经历一次从希望走向失望的过程而已。

赵御辰并没有因为明昊的话而动容,他的心确实已经冷了。

所以接下来的两天,已经住进墨园的白卿卿,被安置在这幢大宅一处比较偏僻的院落,每天吃饱睡,睡饱吃,小日子过得倒是十分惬意安详。

这样的日子持续没几天,被管家安排到这里当使唤丫头的两个婢女就不乐意了。

这两个婢女一个叫彩儿,一个叫玲儿,对白卿卿来墨园白吃白住的行为很是不耻。

偷心小女医第7章试读

在她们看来,这个从乡下来的丫头就是个典型的江湖骗子,根本就没有半点本事。

这倒不能怪彩儿和玲儿低看了白卿卿。

自古以来,在患者的眼里,大夫的年纪越大,就说明其医术越是精深。

白卿卿今年只有一十八岁,穿着打扮又和乡下来的小村姑没两样,横看竖看,众人实在没办法将这样一个小丫头和大夫两个字扯上关系。

当然,赵御辰不召见白卿卿,白卿卿也不恼恨。

她每天按时起床,按时睡觉,居住的院子又有两个手脚麻俐的丫头负责打扫侍候。

就算那两丫头时不时冲她翻白眼,背地里偷讲她坏话,她也满不在乎,由着旁人将江湖骗子这个罪名砸到她的头上。

就这样在墨园一连做了三、五日的闲人,白卿卿终于等来了七爷的召见。

这日早上刚用过早膳,管家就奉主子之命,将她带到了赵御辰所居住的盘龙阁。

一踏进盘龙阁的院落,白卿卿就觉得眼前一花。

只见一个身穿白色锦袍的男子,手提长剑,姿态潇洒地在宽敞的院子里舞剑。

虽然她不懂剑术,却不能否认对方无论是姿态还是剑法都华丽唯美得让人眼花缭乱。

院子两旁各站四个身穿婢女装的丫环,有人手捧汗巾,有人手执脸盆,看那模样,都是候在一旁侍候舞剑那位主儿的下人。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白卿卿愣神的功夫,一柄长剑直奔她的咽喉刺来。

白卿卿本能地向后倒退一步,还没等她尖叫出声,剑尖便在她喉咙不到半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赵御辰的眼睛虽然看不见,却不代表他的耳力不好使。

早在白卿卿踏进院门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身边有异物的存在。

不得不说,这个下马威确实厉害,同时,也激起白卿卿心底的怒意。

她轻轻捏住赵御辰刺过来的剑尖,向旁边用力一甩,冷声道:“七爷,这么急着要夺走我的性命,您该不会是连赌都没赌,就想直接认输吧?”

赵御辰微微一怔,随后收回长剑,对着白卿卿戏谑道:“放心,在妳心甘情愿认输之前,妳这条小命,我暂时会为妳留着。”

说话间,他将长剑用力向后一丢,站在不远处的明昊眼疾手快地接过主子丢来的长剑,小心翼翼地插进剑鞘之内。

很快就有两个小丫环上前替赵御辰擦汗洗手,将这位七爷给侍候得周周道道。

白卿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人还真是会摆谱,在院子里舞个剑,也要搞出这么大一个排场。

折腾了好一阵子,踏进内宅的赵御辰终于大发善心,对白卿卿下令,从今天开始,他们之间的赌约将会正式开始。

一个月内,她若治得好他的眼睛,她赢;若是治不好,她就活该由他发落。

“七爷,咱们丑话可是说在前面,既然这个赌约我应下了,那么在治疗的过程中,一切就得按着我定的规矩来。这就意味着,我让您往东,您就不能转西,我让您喝粥,您就不能吃菜。”

“这是什么道理?”

“自然是我白家的道理。”

赵御辰俊脸一沉,“妳胆子倒是不小。”

“这事儿您不是从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发现了么。”

赵御辰被她那无比臭屁的语气气得哭笑不得,“好,既然应下这个赌,治疗的过程自然由妳来安排。”

白卿卿起身,走到他面前,“那么,咱们现在就正式开始吧。七爷,请把您的手放到桌子上,我先替您把把脉。”

她的突然靠近,令赵御辰生出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

眼盲之人,对周遭的变化最是敏感。

他可以从对方的气息、体味以及脚步声和说话声判断这个人对自己是否有威胁。

或许和常年练武有关,对于那些身上带有杀气的人,赵御辰几乎一下子就能从对方的气息中嗅到危险。

可白卿卿身上的气息,却让他产生了一种……怎么说呢,熟悉感?亲切感?好像都是,又好像都不是。

就在他愣神之时,对方的手指已经轻轻搭到了他的脉搏之上。

突如其来的触感,让赵御辰的心怦然一跳。

他下意识地抓住她的手腕,几乎是想都不想,便一把将给他把脉的白卿卿拉到怀里。

这个动作,不但把白卿卿给吓着了,就连赵御辰自己也被惊得不轻。

他这是怎么了?

自从心爱的女人过世之后,他已经有整整六年的时间没再近过任何女色。

庞大的墨园养了几百个妙龄婢女,却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让他产生这样的冲动。

这白卿卿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两人肌肤产生片刻交集的时候,他真的从她的身上,嗅到了熟悉的气息。

就好像两颗契合的灵魂,终于找到了彼此。

这一刻,赵御辰既心惊,又迷惑。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七爷,我可以好奇的问一下,您此番举动,究竟有何目的?”

被揽进对方怀里的白卿卿,本能地抗拒着对方的手臂束缚在自己腰间的力道。

和这个男人做零距离接触,这让她感觉压力很大。

心脏不受控制地怦怦直跳,面颊和耳根子瞬间发热发烫。

值得庆幸的是,紧紧抱着自己的男人双目失明,所以他根本欣赏不到她面颊上绽放出来的晕色。

被提醒的赵御辰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过于突兀。

他怎么可以对一个陌生丫头做出这么冲动的行为?

想到此处,他一把将白卿卿推至一边,仿佛被他推开的,是一块烫手山竽。

“今天我心情不好,妳先退下,治疗之事,明日再说。”

被他一把推开的白卿卿踉跄了两下,待站稳之后,面色复杂地看着赵御辰一眼,沉声道:“好,如七爷所愿。”

直到她的脚步声越走越远,被丢在原地的赵御辰才隐隐生出一股连他自己都形容不出来的焦躁感。

麻辣水煮鱼,麻辣肉片,麻辣豆腐,麻辣棒棒鸡,麻辣鲜虾……

色、香、味俱全的麻辣大餐被厨房的下人一一摆放到餐桌上,这让两旁侍候的丫头纷纷瞠目结舌。

小说《偷心小女医》 第6章 不胜枚举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杨柳公子点评:

《偷心小女医》这本书把剧情融合得很完美,不会让读者产生突兀的感觉,很棒!主角也很有自己的特点,主题明确,5星!没毛病~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